麻豆传媒操逼电影网

秦笑笑起身对着王主任说最后一句话:“别再拿哄小孩子的语气哄大人了,幼稚。”

秦笑笑先行离开。

杨悦对王主任点头,“抱歉,孩子还小,我带着她离开。”

“杨总,很抱歉没帮上忙,麦穗是比较固执的孩子。她的一些话,嗯,说实话我也无法反驳,而且,她对很执着。”

杨悦点头,他去追离开的少女,下楼人没了影子。

她的手机也打不通。

杨悦在车场附近转悠,看到学生的样子,他走进去看,发现认错人了。

杨悦在车的附近,大喊:“麦穗?”

秦笑笑听不到。

杨悦低语:“以为躲起来我就不知道在哪了么。”

说着,他打开手机上的追踪器,看到小绿点移动的很快,他上车,将手机拿在手心,跟着小绿点走出去。

医院门口,秦笑笑伸手拦出租车。

优雅清纯的居家少女图片

一辆出租车准备上前时,杨悦突然堵着她的路,“上车。"

秦笑笑板着脸。

杨悦下车,亲自为她打开车门,“赶紧回家,还没吃早餐。”

“走开,我吃不吃关什么事。”秦笑笑带着哭音。

杨悦怔了下,他:“不吃饱还有力气哭么?”

杨悦搂抱着她,让她坐在了副驾驶处,为她系上安全带关上门,他绕过去开车。

坐在车上的秦笑笑突然后悔了,她怎么就这么没骨气,杨悦出现,他让自己坐车,自己就坐了。一点骨气也没有。

她刚才一声不吭走的目的就是想偷偷的离开,然后让杨悦找不到,让他着急,好证明自己在他心目中也不是一点都不重要。

好吧,他一出现,她就上车。

此刻她下不了车了。

路上,杨悦几次想开口问她什么,却发现他张不开口。

“麦穗快生日了,今年想要什么样的生日礼物?”

秦笑笑没说。

杨悦:“今天回家先把两份卷子写了,写完拿给我批改,剩下的时间好好想想要什么,我给买。”

秦笑笑说:“我每年想要的,都是用钱买不到的。”

平常的小日子里,秦笑笑能买的都买了,杨悦在物质条件上从未委屈过她,所以生日礼物她想要的都是不切实际的东西,即使花钱也做不到。

杨悦冷静下来,他承认在手术室的话有些狠,自己孩子有被刺激到。

但他说了不后悔,正如欢颜所说,如果能让麦穗彻底意识到这是个错误,及时改正也是幸事。

“以后少给欢颜来往。”

“这是不可能的。我十几年的朋友不是说不玩就不玩儿的。欢颜人品如何,我心知肚明,收起的有色眼镜,不是所有去酒吧跳舞的女生都是构想的那样。欢颜干净,干干净净,比的心干净。”

杨悦咽了口唾液,他握着方向盘的手收紧。

秦笑笑这次真的生气了。

他:“和欢颜不是一路人。”

“和就是一路人么?”

杨悦低声压抑着脾气喊:“麦穗!”

秦笑笑目视前方,不看杨悦。

“为了男人的话,说放弃朋友就放弃,这样的人不配有朋友。”

车子很快到了家。

秦笑笑下车,她急乎乎的推开屋门,“啪叽”用力的关上家门,换上鞋子。

杨妈出没:“诶,麦穗儿,见少爷了没,他去接了。”

秦笑笑赌气;“没见。”

她换好鞋子上楼。

不一会儿,杨悦停好车,他拍门,“杨妈,给我开门。”

“呀,少爷,麦穗刚才回来,们错过了。”杨妈开门说。

杨悦点头,他换上鞋子也上楼,到了秦笑笑的屋门口,他手插进口袋,犹豫要不要叫她。

杨妈又开始看电视了……

杨悦没有拍门,他去了离她屋子不远处的书房。

桌子上的打印机里还放着那张A4纸,上边清楚写着他的字。

杨悦心想,“麦穗这会儿哭的话,眼睛又要肿了。”

麦穗没哭,她回到家趴在床上就开始睡觉。

昨天晚上的过度紧张让秦笑笑根本没有好好休息,加上早上出门的早她的睡眠严重不足。

秦笑笑直接在睡……

中午,叫她吃饭。

秦笑笑没开门。

杨悦对杨妈说:“别管她,让她怄气。”

杨妈:“少爷,麦穗又咋了?”

杨悦:“没事。杨妈,去吃饭吧,我也不饿。”

杨悦去了书房,杨妈中午做的杨悦最爱吃的面,他都没吃,只有她吃了两口也放下继续当她的电视瘾老奶奶。

下午,杨悦出书房,接水喝。

路过秦笑笑的屋子,他走进,耳朵贴在她的门上听里边传出来的声音。

结果安静无比。

杨悦怕她再离开,他拧动门把手,发现又打不开。

他打开手机发现小绿点和小红点重叠了。

杨悦暂时放心的下楼。

接过水,杨悦又路过秦笑笑的卧室,见她还没有动静,杨悦想知道屋内的少女在干嘛,于是他下楼交代杨妈,“给麦穗送一瓶老酸奶让她垫垫肚子。”

杨妈将电视暂停,她听话的去给秦笑笑送酸奶喝。

杨悦跟在杨妈身后。

敲门,没人回应。

杨妈小声翼翼的说:“少爷,麦穗不理咱们。”

杨悦也知道了这个事情,他无奈道:“不管她了。”

到了下午的五点钟,秦笑笑依旧没睡醒。

这次,杨悦生气了,他用力拍门,“秦笑笑,出来吃饭。”

秦笑笑双手捂着耳朵,打扰她好梦的人真是烦死了。

杨悦对杨妈说:“把家里的钥匙拿出来,给门打开。”

杨妈早就有备而来,她骄傲的从口袋中掏出秦笑笑房门的钥匙递给杨悦,口中还有一种求表扬的意味:“我观察到麦穗这几次爱锁门,她屋门的备用钥匙我都随身携带。”

杨悦拿着拧开。

他用力的打开屋门,梳妆台上没人,卫生间也没人。

往屋里走进,床上鼓起了一团。

秦笑笑衣服都没换,卷着被子就睡觉。

杨悦:“……”

这不是闹绝食,感情是刚才他们没叫醒熟睡的她。

杨妈怨道:“这睡觉咋不换衣服呢,刚洗没多久的被罩又要洗了。”

杨悦说:“我们出去吧,让她再睡会儿。”

相比洗衣服,秦笑笑没闹人就行。

秦笑笑哭了,没有一场觉是睡不好的,如果有,那就再大闹一场。

一觉睡了六个小时,她起床的时候伸了个大懒腰。

窗外的天竟然是蓝色和粉红色,它们间的层次感十分鲜明,秦笑笑站在窗户处,手插着腰扭动身子活动腰肢。

她看了眼手机,都是欢颜给她发的消息和打的电话。

秦笑笑回过去:“喂,欢颜。”

“麦穗,我刚回家给我爸妈说了,我准备搬出去住,我哥一个月给我五十万的生活费,她们都同意了,房子今天下午已经请保洁阿姨打扫干净了,什么时候跟我去看看。”

秦笑笑坐在梳妆台,看着镜子中凌乱的自己,“在家住着多爽,什么也不用操心,为什么要出来住?在家的时候爸妈也不管,身边还有佣人伺候,哥们每天都给钱。出来住受罪啊,什么都要做,钱上还有了限制。”

欢颜爆吼秦笑笑,“我这么做还不是为了失的谁!秦笑笑他奶奶的别告诉我,杨悦今天都那样骂了,和他和好了。要不然,咱俩友尽,我没这么没脸皮的朋友。”

早上的事情在秦笑笑的心中仿佛是昨日,她刚睡醒一觉,觉得过了一天似的。

她还真的没骨气,杨悦出现她就听话。该死的倒贴。

秦笑笑也听出了欢颜话中另一层意思,“是为了我要出去住?”